<thead id="imk7i"></thead>
    <small id="imk7i"></small>

    1. <track id="imk7i"></track>

    2. <listing id="imk7i"></listing>


      重要通知:
      济和动态  
       

      我们应当如何适用正当防卫制度

      来源:人民法院新闻传媒总社 作者:沈德咏 人气: 266 时间:2018-09-01

      导读?#33322;?#26399;发生的“昆山反杀案”引发了社会热议。本文为原最高人民法院常务副院长沈德咏法官在去年“于欢案”审判后发表的文章,探讨了正当防卫的话题。

      今年3月23日,《南方周末》以“刺死辱母者”为题对“山东于欢案”进行了报道,经过新闻媒体和网络媒体转载,案件引发了社会广泛关注和热烈讨论。日前,该案已经山东高院二审公开审理并作出终审判决。作为一个司法案件的处理,已经尘埃落定,无论每个人的看法如何,希望大家能够尊重司法机关依法作出的判决。该案的审判,无疑是一堂全民共享的法治“公开课?#20445;?#26032;闻媒体、专家学者和广大民众参与其中,见仁见智,各抒己见,精彩纷呈。社会各界关注司法机关的个案裁判,关心司法公正,这是法治发展的必然结果,也是法治建设取得明显成效的一种体现。这场讨论的关注焦点多元,涉及到情、理、法的方方面面,事关刑事司法的公平正义与民众的司法认同。但就具体法律适用而言,正当防卫制度显然是其中的核心问题。透过这场讨论可以发现,如何正确适用正当防卫制度,确保司法裁判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21069;?#22312;当前刑?#24459;?#21028;工作面前的一项重要课题。

      虽?#29615;?#27835;社会对私力报复行为是否定的,但在公权力不能及时而?#34892;?#22320;介入的特定时空范围内,面对?#29615;?#20405;害,防卫行为无论在法律上和道义上都有其正当性。因而,作为一项重要的法律制度,正当防卫在近现代各国的刑法中大多有专门规定。我国亦不例外,1979年刑法即对正当防卫制度作了专条规定。?#27426;?#21496;法?#23548;?#20013;对这一重要法律制度的适用并不理想,基本情况是,?#29615;?#38754;对正当防卫掌握过?#24076;?#21478;?#29615;?#38754;对防卫过当适用过宽。“孙明亮案?#26412;?#26159;当年影响十分巨大的一个案例。1984年6月25日晚8时许,孙明亮偕同其友蒋小平去看电?#22467;?#22312;电影院门口看?#28966;?#40527;祥?#28909;?#20154;尾追纠缠两名少女,遂上前制止并发生争执。争执中,蒋小平动?#25191;?#20102;郭鹏祥一拳。后郭鹏祥等纠集多人拦截孙明亮、蒋小平进行报复,其中郭小平手持砖块与同伙一起助威,郭鹏祥主动进攻,对蒋小平面部猛击一拳。蒋小平挨打后,与孙明亮退到垃圾堆?#24076;?#37101;鹏祥仍继续扑打,孙明亮掏出随身携带的弹簧刀(孙明亮系郊区菜农,因晚上在菜地看菜,在市场上买来此刀防身)将郭鹏祥刺伤致死。1984年11月,甘肃平凉地区中级法院认定孙明亮在打架斗殴中,持刀伤害他人致死,后果严重,以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宣判后,孙明亮未上诉,平凉地区检察院以一审判决定性不准,量刑失轻为由,向甘肃高级法院提出抗诉。后甘肃省检察院认为抗诉不当,决定撤回抗诉,一审判决发生法律效力。该案后经甘肃高院提审,认定孙明亮的行为属于防卫过当,在法定刑以下减轻处罚,以故意伤害罪改判孙明亮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如果以1997年修订后刑法来考量,孙明亮的行为完全符合刑法第二十条第三款关于无过当防卫之规定,将其认定为正当防卫亦无不妥。但是,在当时的法律规定和司法环境之下,甘肃高院作出上述裁决已属不易。该案例于1985年经《最高人民法院公报》第2期公开发布,对于准确认定相互斗殴和正当防卫、正当防卫和防卫过当,起到了重要的指引作用。针对司法?#23548;?#20013;存在的问题,1997年刑法修订,对正当防卫制度作出重大修改,主要是进一步严格了防卫过当的成立条件,增加了无过当防卫的规定。修法的基本目的是强化正当防卫权,鼓励民众实施正当防卫,勇于同犯罪行为作斗争。

      ?#27426;?#20174;此后若干年的司法?#23548;?#26469;看,对于正当防卫制度的适用仍趋保守,不?#19968;?#32773;不善于适用正当防卫制度,将本属于正当防卫的行为认定为防卫过当,甚至认定为普通的故意伤害、故意杀人的现象,仍然客观存在。有学者批评道,刑法第二十条关于正当防卫制度的规定、特别是第三款关于无过当防卫的规定,?#27426;?#31243;度上处于“休眠”状态,成为“僵尸”条文,未能发挥其应有的作用。这种批评意见不无根据和道理,值得我们认真反思。产生上述状况的成因十分复杂,既与理念的认识偏差有关,与立法的过于抽象有关,也与司法环境不够理想有关。在我看来,其中有两点值得特别关注。一是刑法规定本身较为原则,司法适用标准不够统一。根据刑法规定,通常认为,成立?#35805;?#27491;当防卫,应当同时符合起因条件、时间条件、主观条件、对象条件、限度条件等五个条件。以上五个条件中,每一个条件之下又涉及诸多具体问题。例如,起因条件所涉及的?#23433;环?#20405;害”的性质和范围如何具体把握;时间条件所涉及的?#29615;?#20405;害“正在进行”如何具体认定;限度条件所涉及的没有“明显超过必要限度”如何具体判?#24076;?#31561;?#21462;?#23545;这些法律适用?#31995;?#20855;体问题,刑法条文未作明确规定,理论上众说纷纭争论不休,?#23548;?#20013;认识和把握也不完全一致,如果联系到具体个案,更是常常出现绝然相反的观点和重大?#21046;纭?#39034;带提及的是,这?#26234;?#20917;并非我国独有,其他国家在具体适用正当防卫制度时也会引发重大争议。例如,1992年发生在美国的日本十六岁留学生服部刚丈误闯民宅被枪杀案就是例证,该案被认定为正当防卫,但在日本却引发了轩然大波,甚至差点酿成日美?#28966;?#30340;外?#29615;?#27874;。二是具体案件裁判面临较大压力,案外因素往往考量过多。正当防卫涉及的重大案件,?#29615;?#20405;害人有的受到重大伤害,有的死亡。“死者为大”“死了人就占理?#20445;?#36825;是客观存在的社会现象。不管死伤者的行为本身是否正当,其家属、亲属往往?#28304;?#20026;?#19978;?#21496;法机关施?#21451;?#21147;,有的甚至形成集体闹访,危及社会稳定。当刑事案件的定性需要在正当防卫、防卫过当、故意伤害甚?#20937;?#24847;杀人之间做出选择的时候,严格依照法律认定为正当防卫,并非易事,可能出现的结果是“只要打死人就是故意杀人”“只要致人重?#21496;?#26159;故意伤害”。这就使得原本在法理上并不复杂的案件,由于顾及方方面面的案外因素,难以严格依法下判,甚?#20004;?#26412;属正当防卫的案件认定为防卫过当,?#21592;?#24212;认定为无过当防卫宣告无罪的案件作出有罪判决。令人欣慰的是,日前山东高院关于于欢故意伤害案的二审判决,很好地坚持了法律平等和司法中立原则,充分兼顾了?#21592;?#23475;人和被告人合法权益的保护,为审判机关依法正确适用正当防卫制度树立了新的标杆和典范。

      对于正?#38450;?#35299;和适用正当防卫制度,充分发挥该项制度在法治中国、平安中国建设中的价值和功能,我有以下几点思考:

      第一,准确把握正当防卫制度的立法精神。正当防卫缘起于人类的防卫本能,渊源于私力复仇,而现代意义?#31995;?#27491;当防卫制度则起源于西方启蒙运动时期。西方自?#29615;?#23398;代表人物、英国启?#20260;?#24819;家洛克通过例证的方法论证了正当防卫的性质和条件,认为如果有谁盗窃了私有财产,哪怕被盗窃的东西微不足道,依据自?#29615;ǎ?#20063;有把小偷置于死地的权利。现代各国普遍规定有正当防卫制度,虽然具体规定的条件不同,但立法?#26082;?#21313;分相近,均强调正当防卫是天赋人权之一。据学者介绍,在德国,“一?#29615;课?#30340;所有人可以用刀刺死一名晚上闯入自己住宅的喝醉的男人。”在我国古代刑法?#24076;?#20063;有类似正当防卫免责的规定,如《汉律》规定:“无故入人室宅庐舍,上人车船,牵引欲犯法者,其时格杀之,无罪。”《唐律•贼盗》亦有“诸夜无故入人家者,笞四十。主人登时杀者,勿论”的规定。对于我国现行刑法规定的正当防卫制度,须根据社会变迁和立法精神作出准确把握。一是要认识到正当防卫是法律赋予公民的一项权利。作为法律所赋予的权利,任何公民在面对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遭受正在进行的?#29615;?#20405;害时,均有权针对?#29615;?#20405;害实施正当防卫。二是要认识到正当防卫行为受到法律保护。正当防卫针对的是?#29615;?#20405;害,是“以正对不正?#20445;?#24182;非?#35805;?#24847;义?#31995;摹耙员?#21046;暴?#20445;?#26159;正当、合法的行为。“惩罚犯罪,保护人民?#20445;?#26159;我国刑法明文规定的立法目的。刑法不仅是惩治犯罪的工具,更是保护人民的武器。正当防卫制度的核心要义在于防卫行为的正当性,因此,正当防卫人实施制?#20849;环?#20405;害的行为,受到刑法的保护,不负刑事责任。三是要认识到正当防卫是与违法犯罪作斗争的积极手段。正当防卫是公民的权利,并非制?#20849;环?#20405;害的最后手段。换言之,我国刑法并未将正当防卫规定为一种“不得?#36873;?#30340;应急措施,并未要求防卫人穷尽一切手段之后才能实施正当防卫。相反,?#35789;?#38450;卫人在?#21009;?#20214;躲避?#29615;?#20405;害或者求助司法机关的情况下,仍然有权实施正当防卫。

      第二,?#34892;?#28608;活正当防卫制度的适用。实施正当防卫,不仅不具有社会危害,反而对社会有益。一是有利于及?#21271;?#38556;合法权益不受侵犯。法律对?#29615;?#20405;害行为规定了包括刑罚在内的各种处罚措施,但均属事后处罚,侵害事实已经发生,“远水救不了近火”。当国家、公共利益和公民个人合法权益正在遭受?#29615;?#20405;害,公力救济难以及时、?#34892;?#21046;止时,可以说,正当防卫是制?#20849;环?#20405;害、保护合法权益的最直接、最?#34892;?#30340;手段。二是有利于?#34892;?#38663;慑犯罪分子。法律允许正当防卫对?#29615;?#20405;害人的人身、财产?#28909;?#30410;造成?#27426;?#25439;害,甚至可以?#24459;恕?#33268;死?#29615;?#20405;害人。这对?#29615;?#20405;害人、甚至潜在犯罪人无疑是?#34892;?#30340;震慑,使其不敢轻举妄动,可以?#34892;?#20943;少犯罪的发生。三是有利于伸张社会正义。鼓励人民群众同违法犯罪作斗争,通过正当防卫及时制?#20849;环?#20405;害,?#34892;?#32500;护合法权益,彰显“正义不向非正义低头”的价值取向,是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惩恶扬善,伸张正义,?#24179;?#31038;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应有之义。司法裁判不仅是对个案是非曲直的法律评价,也是对社会的规范指引和政策宣示。针对当前存在的见死不?#21462;?#36935;难不助等突出问题,通过司法裁判大力倡导见义勇为、助人为乐等高?#34892;?#20026;,培育和维护公序良俗,是人民法院肩负的重要职责。对于公民通过正当防卫自觉同违法犯罪作斗争的行为,应当坚决予以支持和保护,这也是最高司法机关的一贯立场。早在1985年6月5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226次会议在总结“孙明亮案”审判经验时,就明确提出了这一立场。当下,我们要进一步宣示鼓励正当防卫的正确的价值取向,通过具体案件的审理向社会宣传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的刑法规定,决不能让正当防卫人“出力不讨好?#20445;?#29978;至“流血?#33267;?#27882;”。一些刑事案件的审判之所以引发民众高度关注并发表看法,有的甚至严辞谴责,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他们在思考:“当我遇到这?#26234;?#20917;我应该怎么办?”作为执掌司法审判权的人民法院和刑事法官,我们必须坚定地站在人民的立场?#24076;?#20197;切实维护人民利益为己?#21361;?#21521;社会明确传递鼓励正当防卫的信号,不仅要鼓励公民为本人的利益进行防卫,而且要鼓励公民为国家、公共利益及他人合法权益进行防卫,彰显法律的价值取向,培育互助互爱、见义勇为的?#24049;?#31038;会道德风?#23567;?#32780;做到这一点,就必须适当放宽防卫限度条件,?#28304;耍?997年刑法修改已作出相关规定。从司法适用的角度而言,要求裁判者在认定正当防卫,特别是判断防卫的限度条件时要根据案件具体情况予以充分考?#29301;?#35201;设身处地为正当防卫人着想,而不能对正当防卫人过于苛求。

      第三,根据常理常情考量正当防卫制度的司法适用。刑?#24459;?#21028;固然要严格依法裁判,但严格司法并非固守单纯法律观点、机械执法、就案办案、孤立办案。我国有着数千年的文化传?#24120;?#22825;理、国法、人情深深扎根于民众心中。无论是司法政策的制定,还是具体案件的办理,都必须努力探求和实现法、理、情的有机融合。正确适用正当防卫制度,同样必须考虑常理常情,尊重民众的朴素情感和道德诉求,反?#25104;?#20250;的普遍正义观念。这里我想重点?#27493;?#38450;卫限度的判断问题。正当防卫的成立,要求在限度条件上没有“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20445;?#21542;则可能构成防卫过当。在我看来,对于防卫限度的判?#24076;?#19981;仅要将法律的规定了然于胸,而且要充分考虑常理常情,否则就不会得出恰当的结论。基于常理常情,对于正当防卫限度条件的考量需要注意以下几点。其一,要全面整体进行考量。司法?#23548;?#20013;,有司法工作人员经常以“对方打了你,但并没有打伤你,你却把他打伤了”“你?#21450;?#20154;打成这样了还是正当防卫”为由,认定防卫人的行为构成防卫过当。这?#23548;?#19978;是陷入了“对等武装论”与“唯结果论”的认识误区。何为必要限度?显然,我们无法运用一个数学公式来简单地对?#29615;?#20405;害人的利益损害情况和防卫人的利益损害情况进行?#25169;?#20174;而得出孰轻孰重的结论,而是应当在全面?#27835;霾环?#20405;害的强度、缓急、性质,侵害方与防卫方的力量?#21592;齲?#29616;场情势等事实和情节基础上进行综合判?#24076;?#24517;须是具体案件具体?#27835;觥?#29305;别是,对?#29615;?#20405;害要整体看待,要查明防卫行为的前因后果,考虑防卫人对?#20013;?#20405;害累积危险的感受,而不能局部地、孤立地、静止地看待,将防卫行为与防卫瞬间的?#29615;?#20405;害进行简单?#21592;取?#20854;二,要设身处地为防卫人考量。?#35805;?#35748;为,正当防卫的限度应当以足以制?#20849;环?#20405;害的需要为标准。但是,何为制?#20849;环?#20405;害的需要?显然,我们不能要求防卫人是一个冷静理性的旁观者,而是要还原到防卫人所处的境遇之下,换位思考问?#39318;?#24049;“假如我是防卫人我会如何处理?#20445;?#35774;身处地想想“?#35805;?#20154;在此?#26234;?#20917;下会如何处理”。防卫行为通常类似丛林状况下的应急反应,要求防卫人在孤立无援、高度紧张的情形之下实施刚好制?#20849;环?#20405;害的行为,不仅明显违背常理常情,而且违背基本法理。其三,要适当作有利于防卫人的考量。正当防卫的实质在于“以正对不正?#20445;?#26159;正义行为对?#29615;?#20405;害,依据“邪不压正”的常理常情,也不能将二者等量齐观。相反,在防卫过当与正当防卫认定存在争议时,应当适当作有利于防卫人的认定;?#35789;?#35748;定防卫过当,也应当充分运用“减轻或者免除处罚”的规定裁量处理。特别是,要妥当处理防卫人因?#21482;擰?#28608;愤而超过防卫限度的问题。?#23548;?#20013;,许多?#29615;?#20405;害是突然、急促的,防卫人在?#25191;佟?#32039;张的状态下往往难以准确地判断侵害行为的性质和强度,难以周全、慎重地选择相应的防卫手段。?#28304;耍?#35201;尽可能根据案件具体情况作出符合法理和情理的判?#24076;?#21253;括合理选择减轻处罚还是免除处罚,以及考虑减轻处罚的具体幅度?#21462;?/span>

      第四,统筹兼顾正当防卫司法裁判的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当前,一些涉正当防卫案件的裁判之所以引发炒作,成因十分复杂,但症结往往在于司法自身,我们必须反躬自省:有的是裁判?#36947;?#36807;于简单、不够明晰,让人产生误解;有的是案件审判过程不够公开?#35813;鰨?#36973;致外界质疑;有的是案件裁判结果与民众的朴素情感发生较大偏离,无法获得社会认同;等?#21462;?#35299;决这些问题,要求我们在刑?#24459;?#21028;中必须统筹兼顾案件裁判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司法的社会效果以法律效果为前提,是建立在依法公正裁判基础上自然形成的一种司法公信。对于正当防卫制度的司法适用,同样要在坚持法律效果优先的前提下兼顾社会效果。正当防卫制度的正确适用,要求我们在严格依?#25307;?#27861;规定处理案件的基础?#24076;?#26368;大限度地考虑民众的期望与关切,真正做到“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须知古往今来,再良善周密的法律也无法包罗世间万象。司法裁判,既要追求法律正义,也要兼顾社会正义,体现对民意的尊重,这恐怕是司法审判必须长期坚持的一种理念。对于定性复杂的个案,在认定正当防卫还是防卫过当抑或普通故意犯罪棘手时,我们要学会借助群众的智慧,关注社情民意,将司法的专业判断与民众的朴素情感结合起来,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确保裁判结果最大限度地?#21647;?#31038;会预期。统筹兼顾裁判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必然要求我们进一步提升司法审判能力,通过规范的法庭审理,全面核实案件事实证据,全面听取当事各方意见,全面回应当事人和社会关注的正当防卫、防卫过当等问题,充分发挥庭审的关键作用;必然要求我们进一?#37066;?#24378;裁判文书?#36947;恚?#38024;对正当防卫、防卫过当等影响定罪量刑的重大争议问题,释法析理精准到位,充分回应当事人关切,引导当事人依法理性看待裁决;必然要求我们下大力气做好服判息诉工作,对于造成重大损害、特别是致?#29615;?#20405;害人伤亡的正当防卫案件,要在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的基础?#24076;?#35748;真做好当事人亲友工作,以真心换真情,赢得理解,化解恩怨。

      第五,统一正当防卫制度的法律适用标准。“徒法不足以自行。”法律关于正当防卫制度的规定只能是原则的,而将抽象的刑法条文适用于具体案件,虽然难度不小,但?#35789;?#21496;法的精义所在。就个案而言,刑?#24459;?#21028;法官通过综合判断全案的事实和证据,综合考量案件的前因后果,对法律规范作出合乎情理的解释,是确保正当防卫制度正确适用的基础。当然,从司法统一的角度上看,则需要通过制定司法解释、发布指导性案例等多种方式在最大程度上统一正当防卫制度的法律适用标准。正当防卫制度法律适用涵盖的问题较多,既涉及价值判断、政策考量等宏观问题,也涉及?#29615;?#20405;害的判断、防卫限度的把握等具体问题。在制定和完善相关司法解释的同时,在统?#29615;?#24459;适用标准的?#38382;?#19978;可以有所创新,比如采取“指导意见+典型案例”的?#38382;?#23601;比较便捷、实用。在指导意见作出原则规定的基础?#24076;?#20805;分发挥案例针对性强和易于把握的特点,用典型案例指导类似案件的裁判,确立正当防卫制度法律适用“由具体到具体”的参照标准,可以?#34892;?#35268;范刑事自由裁量权,确保同类案件的法律适用基本统一、裁判尺度基本相同、处理结果基本一致。

      在研究和规范正当防卫制度法律适用标准时,有一个问题需要重点?#21491;?#20851;注,就是妥善处理鼓励正当防卫与防止滥用防卫权的关系,这是正当防卫司法政策制定必须妥当把握的一个平衡点。针对当前社会中不敢防卫的现状比较突出、鼓励正当防卫是必要的,但这并不意味着要走向滥用防卫权的另一个极端。“凡事皆有度,过犹不及。”?#29615;?#20405;害人的生命权和重大健康权也应受到法律保护,不能引导或者助长公民在受到?#29615;?#20405;害时可以不计后果地滥用防卫权。正当防卫有其法定的认定条件,任?#25105;?#39033;条件?#29615;希?#37117;不是正当防卫。例如,在?#29615;?#20405;害人已被完全制服或者正在逃离时,仍然继续进行“追杀性防卫?#20445;?#25110;者只是在发生口?#29301;?#36973;受推搡、掌掴等程度轻微的?#29615;?#20405;害时,即持刀将人捅成重伤甚?#20102;?#20129;,就属于滥用防卫权,依法应当?#26800;?#30456;应的刑事责任。

      第六,营造正当防卫制度正确适用的?#24049;?#22806;部环境。?#23548;?#35777;明,对于造成人员伤亡的案件,严格依法判决行为人系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25991;?#24230;很大,既需要人民法院保持客观、理性和必要的定力,也需要?#24049;?#30340;外部环境。首先,公检法三机关要各司其?#22467;?#20999;实把好正当防卫制度适用的法律关。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对于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的案件,无论是在侦查阶?#20301;?#26159;审查起诉阶?#21361;?#37117;应当不追究刑事责?#21361;?#32780;不能因为死伤者家属施?#21451;?#21147;就放弃原则,从而将压力全部传导至审判环节。其?#21361;?#35201;坚持司法的群众路线,共同营造?#24049;?#30340;社会氛围。对于社会高度关注的正当防卫案件,审判过程中要及时向社会公布真相,防止道听途说、以讹传讹,裁判作出后要依法及时向社会公布裁判文书和相关材?#24076;?#24341;导人民群众依法理性认识裁判结果,争取社会各界的理解和支持。最后,要创新司法公开方式,充分发挥案例这?#29615;?#27835;宣传“活教材”的作用,通过以案释法做到宣传入情入理,及时消除社会疑虑。对于重大敏感案件,要组织专家学者研究论证,邀请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新闻媒体旁听庭审,准确传达人民法院鼓励正当防卫的基本立场,充分发挥司法裁判对社会风尚的引领作用。

      (本文作者系最高人民法院常务副院长,中国政法大学兼职教授、博士生导师 沈德咏)


      团队精神 >> 更多
      NAVI_41Acu6hBF
      社区e银行商户端下载
      <thead id="imk7i"></thead>
        <small id="imk7i"></small>

        1. <track id="imk7i"></track>

        2. <listing id="imk7i"></listing>

          <thead id="imk7i"></thead>
            <small id="imk7i"></small>

            1. <track id="imk7i"></track>

            2. <listing id="imk7i"></listing>